目录

月宫

目录

大雪,沙雪。

到晴岚桥等送葬队伍时,非常冷。

转头一望,发现送葬的几位师傅在渠渡庙门口就地取材生起了火堆取暖。这样寒冷的天气下,很有种惊喜的感觉。

送葬路上又是风又是雪,像是老天也在哀伤。辉辉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在风雪天里送葬,我也有同感。 到了山上,雨伞上已经结了薄薄一层冰,老爸跟老妈衣服也冻上了冰晶,辉辉更是头发都冻上了。 风雪之中,二爷爷被葬在我家后山。

我们就这样送走了二爷爷。

这次的送葬,对我而言像是一个仪式——多年前的高考备战、以及后来的异乡求学,使我失去了一些一生只有一次的告别机会,我在尝试这些曾经的遗憾。

事情都办完后,我到洞口赶高铁,结果不论是高铁还是火车都晚点,就连只隔一个站的 K809 都晚点 99 分钟。 漫长的等车时间里,我又看起了《月宫》这本小说。这是我刚上大学时买的书,因为看到说主角想把自己逼到极限,这引起了当时苦行僧般的我的共鸣,于是就想买来读一读,但我始终没有看完它,因为越读内心就越压抑。

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种心态的变化,我意识到我现在终于能够沉下心去读这本书了。

我边读边回忆多年前读过的故事情节。在记起是 Kitty 救了自我放逐中的 Fogg,并且重新获得希望之后,我发觉自己目前的状态可能有些问题。 业余时间沉迷在自我中心的网络小说中,其他时间只关注技术,人就渐渐变得跟人脱节。

终于上了高铁,在车上我同样用《月宫》打发时间。 在晚点两个半小时后,一点半,到达了深圳北,这时候我刚好看到书中 Kitty 对 Fogg 说:「已经太晚了,我不能再一次冒险。再见,请你好好对自己。」 心里突然就空落落的,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,我居然想在悲剧中期许一个美好的转折,真的是有些妄想了。 下了车,站在站台上,眼泪就涌了出来。为书中的悲剧哭泣,也再一次意识到,那些记忆中满脸皱纹的身影,是真的永别了。

从 2015 年 11 月到 2021 年 12 月 27 日的凌晨,二爷爷下葬的翌日,我借着火车站路边昏黄的灯光,看完了保罗·奥斯特的《月宫》。